岱十⭕

众神已死,无人救赎。

【岱十出品】东京没有爱情故事(下)

*大彻大悟的静静和放弃非日常的临临

*突(拖)然(了)爆(很)肝(久)xxx

*BGM Longing——GIN
eau——yutaka hirasska

*东京没有爱情故事(上)传送门→
http://119911225.lofter.com/post/1d4e1bd9_f926beb

*祝食用鱼块☆

————COU————

Third)
翌日早,静雄是被雷声吓醒的。
昨天明明还艳阳高照,今天就下了大暴雨,他心想着运气太差,好不容易有时间旅行,结果天公不作美。
平和岛抓抓头发,去浴室洗了个澡。
昨天晚上太累了,根本来不及洗漱,倒头就睡的沉沉。爱干净的静雄着实有些嫌弃自己,足足在浴室呆了一个半小时。
他出来的时候,手机屏幕刚好亮起,上面是一条未读信息,临也发来的。
[好无聊。]
静雄把擦头发的毛巾挂在脖子上,腾出双手,给他回了短信,
[手怎么样了?]
对方没回,转而是门外响起响亮而熟悉声音。
“开——门——”
他从鱼眼看去,临也正站在门口,也是刚洗完澡的样子。头发湿漉漉的拢到了脑后,身上穿的是跟他一样的酒店提供的浴衣。大概是怕冷,又套了一件纯黑的羽织。
他拧开锁,还没把门完全打开,临也就从缝隙赶紧挤了进去。
“吃完饭了?”
“没,午饭没吃。”临也随意窝在落地窗前的摇椅里,上下打量静雄,“你才起床吗?都已经中午了,这么懒可不好。”
“洗澡的时间有点儿长而已……饿吗?”
临也晃晃脑袋,但静雄还是扔给他一袋饼干。
“没什么吃的了,雨下这么大也没办法出去吃……”静雄扭头,看看闭着眼睛表情痛苦的临也。
他好像从进屋开始就很虚弱的样子。
平和岛想了想,然后抓起电视柜上的药盒,走到他面前,蹲下。
“哪里不舒服?”
他见临也把手按在胸口,然后一路滑下直到腹部。
“全部,都不舒服。”
“想让我赔你医疗费吗?”静雄乐了,用非常小的力气弹了一下临也的额头。临也眯起一只眼睛。
“我要是想让你赔,你银行卡里所有的钱早就会被一分不差的转到我的账户里了。”
“你可真是神通广大。”
他说的很不走心,只全神贯注的为临也左手烫伤的部位换药。他注意到临也左手食指上的银戒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截更加苍白的皮肤。
“你的戒指呢?”
临也摸摸自己的脖子,从领子里拽出一条项链。细细的铂金链上挂着的,正是那枚银戒指。
“你怎么知道我左手带过戒指?”
“以前你拿着小刀的时候,阳光一照,那戒指特别晃眼,不注意到才怪吧。”
“姑且认为你很细心。”临也捏着戒指转了转,然后想起什么一样,把它从脖子上扯下来,举到静雄面前。
“给你了。”
银戒指在细细的铂金链上晃来晃去。
“我可不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你就乖乖收着就完了。”临也把戒指从链子上拿下来,套在静雄左手食指上。
那戒指的尺寸还是有点儿小,戴在他的食指上只是将就着能套进去。
“你戴着吧。”
临也小声喃喃,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静雄听。
“给我干嘛?”
“定情信物。”
“……”
他被噎个半死,给临也绑绷带的手不觉加了几分力度,直到原来的那个情报贩子直喊痛,他才慌乱的松开。
“对不起对不起……走神了。”
“小心眼儿,捉弄一下你就要这么报复我吗小……”临也突然停了一下,像是被按下了什么开关。等了许久,他蹦出个字儿,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说出口。“静。”
“本性不改,还是爱玩啊你。”静雄假装没听见那段停顿,心里却已经被激起千层浪,有些东西一发不可收拾。
记忆拈着消逝过去的流年飞来,池袋贩售机丛生的街道,光芒下闪烁的银戒指和小刀。那些仿佛伸手就能抓到,又好像怎么努力也碰不到分毫。
这就是过去吧,人好像都喜欢怀旧的样子?
“因为太无聊了,没什么可以用来消遣,所以用你消遣。”临也推开静雄,自顾自的在他的行李里翻找,“真是个无趣的男人,再怎么说旅行出来带副扑克牌才是正常的啊!这都没有,也不指望你会带些别的东西……”
临也绕着双臂,失望的叹气。
“看来只能看这个了,虽然老掉牙。”
“你从哪里弄来的?”静雄看着临也手里那个非常具有年代感的CD。
“管楼下前台接待小姐借的。”他把CD放进VCD,一脸的理所当然。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没有啊?
“这部剧都跟你一边大了。”他捡起已经褪色的CD外壳,东京爱情故事几个大字格外的显眼,一看就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玩意儿。
“好看吗?”他问临也。
“这么经典你没看过?我还以为你这么一个纯情单细胞肯定早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完了。”临也抓起遥控器,向后一跳,擅自倒在静雄的床上,拉起被子把自己包起来。
随后,他不适的皱皱鼻子。
“烟瘾多大啊你,被子上都是烟味,难闻死了。”
“难闻就不要来我这里,回去。”
“不要。”他拿起床头柜上静雄洗好的苹果,咔擦一声咬下一大口,“我没有吃的了,楼下餐馆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
静雄坐在床边,看着临也一边调着电视一边吃苹果。他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好像一只仓鼠。
“你坐在那里我调不了电视。”临也蹙眉,嫌弃挡住电视的平和岛静雄。
“跟我回池袋吧。”
静雄抓住他拿着遥控器的手。
临也瞅他一眼,不顾自己的手被他攥着,依旧不死心的用能活动的手指摁着遥控器上的按钮。
“不回。”
“……为什么?”
虽然答案在他预想之中,但他还是有些失落。
临也按下播放键,《东京爱情故事》的片头曲响起,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奇怪的氛围弥漫起来,静雄感觉很尴尬。
“因为东京没有爱情故事。”临也放下遥控器,把吃剩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
静雄没追问,低头看了看左手上的银戒指,有些恍惚。
Forth)
他就这么和那只跳蚤看完了一部二十多年前的纯爱电视剧的全集。
如果是两个女孩子这么偎在一起看连续剧,那没什么好说的。关键是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平和岛静雄真心感觉自己的智商和羞耻心全都大幅下降。
“真感人。”临也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上滚动的演员表,云淡风轻的呵出一句,然后转身面向静雄。
“跟我去大阪吧。”
“啥?”静雄有点儿懵。
“不喜欢吗?那……名古屋?京都?”
“札幌呢?北海道也不错,就是冷。”
临也扒拉扒拉自己已经干了的头发,觉得不行,又用力甩了甩头。
“你喜欢哪里?”静雄叼起一根烟,刚想点燃,又意识到临也在这。他身体虚弱,可能不适合闻烟味儿。内心一阵胶着不定,最终,看不下去静雄不断自我矛盾撕裂的临也,替他点了火。
他瞅着渐渐红亮起来的烟草,满意的点点头。
“不去东京,哪里都可以。我在梨川县*¹遥遥的感受一下家乡,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折原临也……”平和岛嗫嚅一句,叫了他的全名。
名字的主人呼吸一窒。
“我还以为你要叫我‘折原君’呢。”临也摇摇头,夸张的抱起肩膀晃了晃,“鸡皮疙瘩一身。”
静雄盯着他,大脑放空,双眼空洞,注意力完全没在晃晃荡荡的跳蚤身上,而是悠悠回想起从前。
那时自己满脸危险,手提自贩机,从池袋一路追杀他到新宿。无数路标的移位,无数平整的刀痕,见证了无数次的恶战。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两个人都厌恶对方到了极点的极点的极点,却能肆无忌惮在大街上高声叫喊彼此的名字。
似是温暖,实属挑衅。
临也临也小静小静。
但现在,以往吵闹多事的老同学竟拮据了不少。
拮据到连叫自己‘小静’的勇气都快失去了。拮据到,连‘折原君’这样的称呼都可以接受了。
平和岛嘴里憋着一口雾,嗓子眼儿酸的要命。他怕自己一旦张嘴就会失态的落泪,又或者,会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思来想去,最终瘪着唇呼出所有气体,正了正语调,无比严肃。
“从认识你开始,我可一次没说过‘折原君’之类有礼貌的称呼。”
临也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哈的笑出来。
“好像真的是啊!”
他弯弯的嘴角永远牵扯着眉梢,组合出一副恶劣到不行的样子。
“你笑就笑,皱什么眉头。”静雄抬手,捋直了临也的眉。
他的手好热,就像小孩子的体温。记忆里感受过这温度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在并不多的这几次里,对方只是掐着自己的脖子恶狠狠的喊着‘去死吧临也!!’,然后刀光一闪,宿敌的腹部某处就多了一道血痕。
临也对着专注的静雄翻了个白眼,胳膊一挥,挤掉了抚在自己眼角的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到底跟不跟我走?”
静雄往他的那边靠了靠,“准备去哪?"
临也摇头,“没看见你之前想去大阪,现在……我也不知道。”
“去爱媛县*²?”平和岛把光盘从VCD里拿出来,自己都没忍住,嗤嗤的笑出来。
"你真会现学现用。"临也哼哼的笑,一道紫色的闪电咻的一下划过,几秒后,雷声在耳边爆炸,他不自觉的紧了紧裹在身上的被子,脑袋也埋在白色的被单里。
天空是毫无生气的黑灰色,云层的空隙里偶尔能见些白。阴沉无色的风吹过,窗子呼啦啦的颤抖起来。
静雄看着这一个巨大的,临也馅的白色粽子被印在窗外暗色的背景里。不忍心就这么傻盯着,于是张开双臂,就把粽子馅先生捞进怀里。
——大概是鬼迷了我的脑袋。
平和岛静雄过了好几秒才意识过来自己做了些啥。但临也安安静静的倚在他怀里,半个字都没说,还抬起手臂,环住他的背。可感知的一切声音只有哗哗的雨和那跳蚤稍快的心跳。
他低头,唇碰到临也的发顶,能闻到柠檬洗发水的味道。
"等雨停,我带你去爱媛县。"
怀里的人窸窸窣窣的点头,黑色的发拂过静雄的胸膛,有些痒。
"好,要去系白手帕*³吗?"
临也昂首,左脸颊贴在静雄的右脸颊。
"没错……"
他脑袋一歪,两个人的嘴角无意中相触。那感觉像是碰了漏电的插座,整个人连精神都麻软下来。静雄心一横,想着就如此将错就错,把临也摆正在自己面前,也不管对方是什么表情,对着他的嘴唇就吻了上去。
绵长,却不暧昧。
临也本来有些干裂的唇被这一吻省去了涂润唇膏的功夫,大脑一时分析不了这么多这么复杂的数据所以干脆当机。
一吻结束,迎来的是长久的沉默,静雄甚至有刚跟这家伙发生一夜情的错觉。临也调整呼吸,再摆不出一个皱眉的笑,或许是知道这样已经无法激怒面前的人了。
他摇摇头,右手的拳头攥的骨节发白。酝酿了一阵后,猛的朝平和岛的脸揍过去,带过一阵清爽的风。
拳头被那个人死死的包在手掌里,临也知道自己跟他比力气简直就是闹笑话,所以也就没打拉锯战,只自己跟自己较劲,指甲狠狠的抠着手心。
静雄掰开临也的拳头。
“你看,什么都没有。”
他把空空的掌心展示给临也自己,临也把手掌翻过来,伸到静雄头上拍了拍。
“你说我现在该说‘真高兴啊’还是‘你果然还是快点去死’比较好?”
“都好,因为都是你说的。”
静雄垂下眸子,盯着洁白的被单。
临也上半身前倾,抱住他的肩膀。

“我,很开心。”

Final)
富士山,他们是一同游的。
雨后的天空异常清澈,夜晚的星星也被冲刷的比以往还亮。两个人坐在公路旁边,动作统一的抬头看星空,静雄偶尔开小差,转头看临也。
他的眼睛里是红色的星海,那么漂亮,让平和岛嫉妒。
我想要,你眼中全部的星星。你让人艳羡的一切。所有。
但是,我才不告诉你。
太阳代替了星辰,爱媛县梅津寺车站系满白手帕的栏杆代替了白雪皑皑的富士山。
临也拿着黑色马克笔在一个白手帕上写写画画,静雄站在他旁边边看边笑。
“笑什么?”
他扣上笔盖,用笔杆敲他的头。
“还是你写的好。”
静雄双手撑着下巴,目光透过墨镜落在手帕上的句子上。
“小静你的单细胞脑子也写不出什么玩意儿。”
临也双手推开静雄,在他的注视下,把那块白色的手帕结结实实的系在栏杆上。
“这样掉不下来了吧?”
他跳着站回到平和岛旁边,抱着双臂,看着在风中飘来飘去的手帕,有点儿不放心。
“掉不下来。”静雄摸摸下巴。
“那就好,走吧,去北海道的车半小时后有一辆。”
临也拽拽静雄的袖子。
静雄摁灭正在抽的烟,扔进垃圾桶。
他们的背影逐渐湮没在人群,然后,他们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十指相扣。

梅津寺车站的栏杆上,成千成万的白色漾在风里,吹出了绵长又甜蜜的誓言。每一条白手帕,都是两个人的秘密。
静雄和临也留下的手帕上,记下的是这样的秘密:

[东京无法继续的故事,就让它换个地方发生。]

[相逢是幸运,愿你长自珍摄,我的爱人。]

————END————


感谢收看☆

¹富士山坐落在梨川县,梨川县和与东京市是邻居,离得非常近。
²梅津寺位于爱媛县,《东京爱情故事》在这里取过景。
³《东京爱情故事》中,莉香在梅津寺站给完治留下了一条写了字的白手帕,系在栏杆上。现在梅津寺站的栏杆上系满了情侣们用来祈福恋爱的,写了字的白手帕。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