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十⭕

众神已死,无人救赎。

【岱十出品】[太芥]SEE SEA1

#太芥复键,孤儿院pa#
#大型翻车现场,遭遇打击过后一落千丈的文笔#
#愿缪斯女神常伴我左右,不然总写这样的作品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STR————
那幢房子和记忆中两年前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重新刷了漆,成了死板的土黄色。原先墙壁上的裂痕还依旧在那,蜿蜒在二楼窗玻璃下边。
中原中也一脚把太宰治踹出车外,恶狠狠的警告到:“死青鲭,你要是敢找芥川的麻烦看我不揍死你!”
“反正你今天也没办法探望孩子们吧?赶紧走吧你,耽误了案子可就都是你的责任了。”
太宰治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冲车里的中原中也严肃挥手道别。中也长按车喇叭,恶狠狠的挂挡简直有开赛车的气势,伴随着超大声的“混蛋太宰!”,小轿车绝尘而去。
太宰治松了口气,为了搭中也的便车差点儿把命都搭进去,真是不值。他提着两大袋大概是孩子才喜爱吃的食物,走向名为“野犬孤儿院”的土黄色建筑物。
“喂!织田作!是我啊!!开下门啦!”
“太宰啊,好久不见。精神真是不错。中原君呢?我刚看到他的车……”织田作之助接过一个购物袋,把老友请进屋子。
“他有案子要办,原告那边找他找的正紧,他说过一阵不忙了再来,今天正巧路过这里,我搭他的便车。”
“原来是这样,还真是了不起啊,中原君肯定是个很好的律师吧。”
“哈……哈哈……但愿是这样吧。”太宰治脑海中浮现出从前和中原中也各种打架的场景,干笑两声。
“要看看孩子们吗?他们正在楼上玩。”
“不必了,我呆一会儿就走。”
“好的,那我把东西送上去。”
“麻烦了。嗯……对了。”
“什么事?”
“……有人收养那孩子吗?”
太宰摸着左手腕上的手表,貌似不经意的问着织田作。
“还没有。他是很有礼貌也很会讨别人喜欢,但对别人的收养他表现的很抗拒。”织田作感到购物袋有些勒手,就换了个手拿,“如果你收养他,我觉得他会很乐意。”
“我可不想带一个不识抬举的小麻烦鬼回家。从前我教他的东西够多的了,况且我的收入可支撑不起两个人……”
“你还在做那些事吗,太宰。”织田作皱起眉毛。太宰治顿了一下,摇头。
“我可是有听了你的话,现在的我可是警察啊织田作。再怎么说,我也会对工作负责的。”
“很开心你听从了我的意见,但是我也希望你开导开导芥川这孩子……”
“他已经不是孩子了吧。”
“我说过你要成为救人的一方吧?难道救人还要区分年龄来区别对待吗?”
“啊啊啊我投降!”太宰治双手举过头顶,弯着嘴角叹气,“怕了你了。”
“我去送东西,你等一下。壶里还有些麦茶,请便。”
“了解!”
太宰治起身去倒麦茶,织田作上楼的脚步声踢踢踏踏的响着,麦茶还热,太宰想用它捂捂手。
“下午好,织田老师。”
“下午好。天气这么冷,穿这么少走动,你的身体没问题吗?”
“没关系,在下多活动活动就好。”
“那这样最好了……”
楼上有某个熟悉的声音在与织田作聊天,太宰治很容易就辨别出那是芥川龙之介,他没有太惊讶,依旧不紧不慢的吹凉杯中的茶。
芥川直到拐过楼梯转角才看到倚在餐桌上的太宰治,他有些慌乱,站在原地愣了很久。太宰治到是没什么反应,还跟他疏远地打着招呼。
“好久没见了,芥川君。你长高了。”
太宰治又倒了一杯麦茶,塞到龙之介手里。
尴尬的空气凝固在这儿,楼上小孩子们看到织田拿上去的零食欢呼雀跃,一时间“太宰哥哥万岁!”的口号响彻云霄。
只是楼下的两个人好像对此不怎么感兴趣,沉默的对立令龙之介觉得肺里的空气好像在燃烧。
“太宰先生这么有空。”是陈述句,芥川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他感到头晕。
太宰治喝茶喝的很起劲儿,在繁忙的咕噜咕噜的吞咽声中赏了芥川一个简短的“嗯。”
回答虽然敷衍又不负责任,但芥川算是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收养。”太宰把空茶杯拍在桌上,康啷一声令芥川想起自己第一次被太宰治扇耳光的时候。
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芥川试着咽下去点儿什么,可他口腔干涩,完全没有唾液。最后他清清嗓子,用了点儿力气才说出话来。
“在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
“……抱歉。”芥川沉默几秒,冲着太宰治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在下不便透露。”
“织田作知道吗?”
“不知情。”
“那就不必内疚了。”太宰治打个哈欠,一改刚才严肃的态度,笑嘻嘻的看着芥川,“那——你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
“好了,滚吧。”
“……是”
芥川直起身子,取走一旁衣帽架上的围巾,仔细围好后才走出大门。明明春天都已经快要来了,可他还是觉得冷,刺骨钻心的寒——这大概是左边裤腿里藏了一把手枪的缘故吧。
他安慰自己道。
————TBC————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