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十⭕

众神已死,无人救赎。

【岱十出品‖微短文‖已FIN】Cytus

#超短x#

#以及是交给学校的就没怎么好好写,而且学校要装订成册x#

#我开心就好#

#大家就当看着玩儿x#

Cytus

(1)遥远的未来,世界上只剩下了机器人。

他们是最后一批人类的载体,科技使人的记忆转移到了不会死亡的完美躯壳之中。

可是身为机器人后新的记忆将会渐渐排挤掉旧的记忆,所有的感情与感觉注定会随着日渐拥挤的储存芯片而流逝。

于是,他们制造了一个存放记忆标本的房间“Cytus”,体验着一个个梦境。

让自己相信自己还拥有灵魂。

(2)

王耀第一次来到这里,这个名叫“Cytus”的小屋。

他本来以为这里会整洁而明亮,结果却不想是这样一副德行。与想象中宽敞明亮的大屋子相差甚远,落满灰尘的地面,毫无规律到处堆积的一瓶又一瓶的标本,昏黄的灯光照在木质方桌上,对他的到来丝毫没有欢迎的意思。

瓶子里的记忆快要满溢出来,拥挤,但又看起来孤零零的。

他的记忆也快要满了,一想象到自己多年以来所经历的事情,遇到的人,开心的不开心的,到最后从自己主机里拿出芯片的那一刻全部清空,然后不知道放进哪一个瓶子里。光是想一想就觉得不公平。

不是对他不公平,而是对记忆的不公平。

“你是来看标本的吗?”话语中嗞啦啦的电流声让王耀很不舒服,他听的出来,这是个老型号的机器人。

“是的。”他循着声音的源头走过去,结果与急忙跑出来的老型号撞了个满怀。还碰倒了几个瓶子。里面的标本一股脑儿的都撒出来,弄的到处都是。

老型号蹲下身子一个一个捡拾,王耀也在旁边帮忙。

“很长时间没有来看标本的人了,你是这个世纪的第一个。”他说着,把一捧标本放进瓶里“你叫什么名字?”

“王耀,第十六代,中国制造。”

老型号似乎很高兴,也没管王耀愿不愿意就与他握了手。

“伊万.布拉金斯基,第八代,俄罗斯制造。很高兴认识你。”

“第八代?”王耀停下手上的动作“不是都销毁了吗?”

“在这儿看标本看的忘了时间,出去的时候看他们正在到处抓第8代销毁,所以,我就又回来了”伊万弯起嘴角,看起来对这侥幸的事儿自豪的很。

“老型号真的会笑啊。”王耀歪头打量起他。“我的数据库里就没有这个动作,能传给我吗?”

“我的型号太老,你的程序不能兼容。”他摇头“我曾经给一个新型号传过这个数据,结果他整个动作数据库全都坏掉了,现在他的表情真的,可笑极了。”

“我觉得你应该不希望挂着一脸诡异的表情度过剩下的日子。”

“就这么一个冷冰冰的外壳,有没有表情都一样。”

“那我给你传过去喽?”

“不了谢谢。”

王耀知道,他们这一代的机器人永远也无法回到以前有健全情感的时代了。即使有再多的表情数据也没用,而且就算能回去,他们也绝对没有温热的皮肤,以及可以听清的心跳。

他们注定无法与人类相比。

“你想看什么样的记忆?我帮你找找可能会节省些时间。”

“最好,安静点。”

“嗯……这个你应该会喜欢。”他从大衣的兜里拿出一个标本。

那个标本闪着暖融融的金黄色亮光,应该是个好的记忆。

“因为很喜欢,所以就放在口袋里了。”看到王耀瞅他的眼神明显不对,他赶紧辩解。

王耀没搭理伊万,按照既定程序进入梦境。Dram

他看见一片向日葵的花海。太阳的温暖撒在王耀身上,他觉得自己仿佛拥有了流淌的血液和真实的体温。

“很漂亮吧。”带有严重的电流杂音的声音再度出现。

“你来干什么?”

“太喜欢这个记忆,想多看几遍不行吗?”伊万双手环绕在胸前,脸上的表情丰富的不行。

王耀特别想把伊万的表情数据全部删除,伊万过于扎眼的笑让他非常不舒服。他总感觉自己才是应该被销毁的落后机器。

“随你。”他放弃抵抗了。

“这是一个第八代机器人的记忆,当时正处在战争后期。那时候你们十六代应该是最新的类型。”伊万顿了一下“是吧?”

王耀木然的摇了几下头,接着指着自己的脑袋“我的记忆芯片一部分被加密了,不知道是谁弄的,我也不知道密码。战争结束之前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哦?”尾音一波三折“我帮你看看?”

“你加油。”王耀不耐烦的把一块半透明的悬空电子屏甩给伊万,伊万稳稳的接住,在一旁鼓捣着。

王耀清闲的很,安静的躺在一旁的草地上晒太阳,懒洋洋的连眼睛都不愿睁。

直到他感到自己记忆芯片出现了很大的波动,不满的看向伊万的位置。伊万举了下手表达歉意。

“那是什么?”王耀抬手指向远处挡在太阳光前的一大片阴影。

“哦,TX—281式战斗机。”

王耀吓得猛然坐直在草地上。

“放心,我们只是在记忆中,是无法碰倒这里任何东西的。”伊万说着将手伸向了一株向日葵。

直直的穿过,触碰不到。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看着远处从飞机上跳下来的作战机器人,一个一个跑向这里,然后又一个一个的从自己眼前经过。

有一个黑发,棕瞳的机器人从他眼前一道烟似的跑过。

…….等等,这个是……我?

那“我”旁边的那个是?

王耀正疑惑着,同时间伊万那里传出了丝毫不符合事宜的愉快笑声。

“诶,输入我的生日竟然解开了。”

“你的生日?”

“是啊~”伊万笑的很是开心。

王耀转过头去,那个站在“自己”旁边的机器人与伊万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

我好像记起了什么。

解密的记忆像是海啸一样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

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出厂时植入基础记忆,想起了因战争强制拉去充兵,想起了战争时,死去的战友。

对,就是那个站在“我”旁边的机器人。

他叫……叫…

伊利亚。伊利亚?伊利亚!

王耀向着刚才“自己”的位置跑过去,然后呆立在那里。

伊利亚挡在“他”的前面,其中一颗飞来的子弹贴着伊利亚的脖子飞了过去,人造皮肤瞬间烧出一个窟窿,而另一颗毫不客气的穿透他的制动系统,伊利亚就像没了拉力的提线木偶,一瞬间倒在地上。

“伊利亚!!!!”王耀跑过去,想搀扶他,但是什么都触碰不到。

不过他看见伊利亚把过来帮助他的“自己”的电源强制关闭,然后将“自己”的记忆加密。

密码正是那一天的日期。

12月25日

伊利亚牺牲的那天。

“我希望你的记忆芯片里不要有悲伤的东西,毕竟这个小小的芯片里装不了多少东西,还是让开心的事情多一点吧。但真可惜你不会笑啊……这个复制一份给你吧,希望你的程序能正常运行。”

伊利亚将表情数据库里标示着“smile”的运行终端传送到了加密文件夹中,滚动的传送条达到百分之一百,伊利亚的眼睛也暗淡下去。

前线的战火还弥漫着,伊利亚就这样自私的让王耀活下来了。

王耀怔怔的打开解密后的文件夹,果然,在积压着的记忆文档后面,有一个“smile”的文件。

他点开了。

程序没有排斥,而是顺畅的运行了嘴角上扬,眉眼弯弯的动作。

“你怎么了?”伊万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伊利亚……”

“看到熟人了吗?”

王耀伸手拽下伊万的围巾。围巾下,一道明显的烧灼痕迹明晃晃的摆在那里。

他就是伊利亚!

“你没被销毁?”

“小耀你说什么啊?”伊万一脸的莫名其妙,又是那丰富的表情数据库在捣乱。

“伊利亚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王耀!!!”

“我们才刚认识啊……我知道你叫王耀。”

“这个微笑的文件就是你给我传的啊!”说着,王耀运行了微笑的程序。

挺漂亮,本是机械制成的眼睛里仿佛流动着璀璨的星河。

“我什么时候传过去的……?”

“最后一场战争的时候啊!你还加密了我之前的记忆文档,别装傻了,不然你怎么知道密码!!!!”

伊万摇头“我真的只是随便猜的…..”

王耀再也受不了了,冲出梦境,推开屋子的门径直走进雨中。

他眼前突然出现了红色的提示灯。

“记忆内存已不足百分之一,请更换记忆芯片。”

他不管,继续走着,然后找了一面墙靠着。

我不要失去记忆,也不想再记住任何事。

就让我,好好回忆一下我忘记的过去。

他在雨中,眼神愈发黯淡下去。

第二天,一个围着厚重围巾的机器人站在王耀的旁边。

“确认报废,报废原因,记忆芯片烧毁导致主机短路。记忆标本回收成功。标本拥有者,王耀,第十六代机器人,中国制造。”

充满电流嗞啦啦的声音消失,留下一个远去背影。

背影的主人手心里攥着一个散发着愉悦与温暖的标本。

第八代机器人微笑着,拐进名叫“Cytus”的小屋。

*注:Cytus取自“Cocytus——即冥河之渡神科塞特斯的名字,取其“位于生与死之间”之意。为了读起来简明易记,去掉了开头的“Co”,只留下了后面的两个音节。希腊神话中,冥河名为阿克隆,即怨河烦恼河。而科塞特斯河是阿克隆冥河的一条分支,即哀河悲叹河。科塞特斯河是由地狱中服苦役的罪犯眼泪所形成,所以水面上经常回荡着听来极为恐怖的哀鸣,因而得名。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