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十⭕

众神已死,无人救赎。

【岱十出品‖短篇已FIN】重拾

*甜玻璃碴警告

*甜玻璃碴警告

*甜玻璃碴警告

#希望大家耐心的看完#

#你会收获一些东西#

#借【卡在你的生命里】的梗qwq
——————STR——————

1

王耀没想到两年后会这样遇见伊万。

急诊室里飘着亘古不变的84消毒水儿味。一些打吊瓶的病人四仰八叉的躺在休息椅上,有的睡着了,有的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看什么。

没人喜欢医院,可王耀偏偏钟情这场面,每个人都受着自己的病痛,歇斯底里的在心中叫喊。唯独医生一副看惯了大场面的冷漠表情,护士穿梭其中,递着各种药和花花绿绿的单据。急躁,烦恼,不快乐,但真实。

王耀如果没看见那个颜色扎眼的塑料凳子,他也许就真的与伊万老死不相往来,然后愉快却不一定开心的度过剩下的每一天。

伊万静坐在那里,低着头眼神涣散的瞅着医院的地砖,十分酷炫的把灵魂躲进另一个空间。王耀轻而易举的看出了他的焦虑,因为只要伊万眼神一飘忽不定,那这小子心里肯定是藏事儿了——哦或许还藏人。

他指了指伊万,压低声音问了一下前台的护士:那个人怎么回事儿?

小护士抬头推了一下眼镜“哦”一声,“太太怀孕大出血,正抢救呢。”

他摇摇头准备离开去打他的吊瓶,说真的自己发烧没好管着档子闲事儿干什么?但小护士却一挑眉“怎么,熟人?要照顾?”

王耀摆手说,没有的事儿,就觉得长得帅。

护士笑了,说他一点儿没有电视上瞅着正经。

可能是声音有点儿大了,旁边的伊万看了过来,特意只扬起右边的嘴角跟王耀打招呼,他还特没出息的走过去了。

伊万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只扬右侧嘴角笑,除了实在忍不住要大笑时,全是这幅嘴脸。王耀吐槽说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中风了。之后的伊万稍有改观,但不到一星期就又打回原形,一脸酷帅狂拽,开着他的银灰色小跑车特意到王耀的学校门口泡妹子。

王耀曾认真反思过人生:老子长的也不差怎么身边的好女孩都不喜欢?

最后他把一切的一切全部推在了伊万身上——这个比自己小两岁,却比他有钱,有颜,有妹子的俄/罗/斯青年。认为就是这个禽兽把他所有的艳遇都抢光了。

他跟伊万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起来时。也只换来对方无辜的眼神。

“呦,小耀,好久不见。”

久违的称呼让王耀回了神。

“阿,是挺长时间没见了。”王耀本来还想说“我去打吊瓶了回见。”但最后还是烂在了嗓子眼儿里。只是低头瞅了一眼,然后他就看见了伊万穿的一双,不是很干净的运动鞋,能看出来他来的很匆忙。

『你不适合穿皮鞋,还是穿运动鞋像你,永远长不大的男孩儿。』

王耀跟伊万说这话时两人昨晚刚分手,那年他二十岁,伊万十八。王耀正给他系最后一次领带,绀色,缎面的。

然后晚上他就看见伊万西装革履的把一个女生推在车门上,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凑近一听,原来他在背圆周率。王耀忍着笑快步走过,然后跑回宿舍之后笑的肚子痛。

真是奇特的把妹方式,但却总有几个执迷不悟的傻姑娘喜欢——不对,是一堆。

同寝的阿尔和亚瑟同情的瞅了一眼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王耀,听着他笑得缺氧还断断续续的念叨着“我跟你们说伊万那个傻x追人家小姑娘背圆周率。”

然后又是一阵狂笑。亚瑟跟阿尔完全不明所以的呆在原地,最后统一认为王耀受了刺激然后去安慰他。

“我真没事儿你俩安慰我干啥能想点儿我好不!”

但最后他却不知道为什么笑着笑着就拉着阿尔和同系的弗朗西斯去外面喝了一宿的酒。

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发现眼睛肿了,亚瑟告诉他,昨天你喝的都吐了,弗朗和阿尔问了一晚上愣是啥也没问出来。

“你说你到底怎么了?平常不见你这样失态。”

王耀摆手说“我缅怀一下伊万死去的智商。”

2

大学四年混混僵僵,到了要毕业马上各奔东西的时候才想起来,噢我原来要工作了。意识过来后各种跑人才市场,投递一堆简历,中午一起去麦当劳蹭个wifi,听阿尔在那嚷嚷“hero一定比你们先找到工作!”之后被亚瑟一把拽回到椅子上。

早上还凌云壮志的规划未来blabla……结果到了晚上又是结伴出去唱k,搭伙吃饭,什么人生理想全都跑到玉皇大帝耳边当笑话听了。

就这几个月,伊万和王耀没见着面,到后来王耀找着工作了,这才约他出来吃饭——其实并不只有伊万。亚瑟,阿尔还有弗朗西斯几个损友也来了。

有了伊万的饭局突然变得尴尬,菜上了之后大家都埋头吃自己的,直到后来喝的有点儿醉才热闹起来。

伊万和弗朗一直聊得来,原因是两人都喜欢泡妹子。但在王耀看来伊万跟弗朗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一样。

他就是喜欢那个笑的跟中风一样的大男孩,那个背圆周率的纯情少年。

那个能让自己喜欢那么久的他。

饭局结束后,亚瑟醉的最厉害,阿尔自告奋勇,一脸春风得意的把亚瑟扛了回去。王耀醉的其次,他本来酒量不错,但一开心或伤心,那就不能跟平常相提并论了。

弗朗和伊万光顾着聊天基本没咋喝。弗朗说:我送他回去。伊万说:不用了,我带他去我家。

弗朗西斯没阻拦,只是嘱咐了几句“好好照顾王小耀”然后就打车回宿舍了。

翌日,天刚亮,王耀就起床了,他一抬手正好打在伊万脸上,伊万被这一掌拍醒,受伤的说“小耀你嫉妒我也不用下死手啊。”

王耀半噎着笑意回答“滚滚滚,我才不嫉妒你的那张蠢脸。”

伊万从后面抱住他,王耀顺势靠在他身上,安心。

“小耀,我要是长得不好看你会喜欢我吗?”

“不会。”坚定的两个字。

“诶——?”换来的是北极熊失望的声音。

“逗你玩儿的还真信?”

王耀看着伊万的表情逐渐转晴,自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王耀在那一刻承认自己真的很贱,他还是喜欢伊万,喜欢这种长不大的男孩。

他们会躲在角落里抽烟,为你打架,拿着一把旧的民谣吉他一边弹一边为你唱跑调的老情歌,会跑到你家楼下跟你说他的脆弱然后又装逼一笑说没事儿。

他们只做一件事:让你爱上他,然后转身再让别人爱上他。

王耀想到这里回头一掐他的脸,说你长这么好看干什么,你要是长丑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伊万指了指外面的高架桥。

“你看,现在像不像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个?”

天已经亮了,但因为时间太早,往常忙碌的道路上还没有一辆车。

两人对视一眼,眼眶红了一圈儿。

他刚跟伊万在一起的时候,亚瑟就笑话他老牛吃嫩草,祸害人家祖国的花朵。

然后还人模狗样的摆了一桌子的塔罗牌给他算恋爱运势。

亚瑟算完之后一脸担忧的看着王耀说:你早晚折伊万手里。

只可惜沉浸在恋爱的粉红色泡泡之中的王耀压根儿没往心里去。到最后一语成谶的时候才想起来要抽他一巴掌才解气。

哦天这个乌鸦嘴!

但这冲动被阿尔拦下来,王耀觉得也是,当初人家提醒自己不听,后悔都晚了。

3

王耀盯着电脑屏幕呆了半天一个字儿没写出来,伊万也是干坐着,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偶尔伊万看他一眼,他就敲键盘,打出自己也不知道的一堆乱码。等伊万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再一个一个删除。

后来王耀乱码时被他看着了,伊万笑着说:小耀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不坦率。

王耀翻了个白眼儿。

“就你坦率!”话语后接着一串儿咳嗽。

伊万轻抚着他的背,王耀摆摆手,抽了一下鼻子。

2011年,王耀事业中重要的一年。他被派到莫/斯/科采访某国际贸易组织的头目,当他平安降落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时,伊万正靠着跑车。车钥匙在手指上打转。

王耀知道伊万是来接他的,如果不是伊万把他拽上车,他发誓自己绝对会视若无睹的走过去。

但可惜了,他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人走了。

于是几个小时后,就出现了王耀坐在伊万家的沙发上写新闻稿的场景。

伊万把一杯牛奶递给他,然后跟他说“我准备结婚了。”

王耀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被牛奶呛死。

“哦,祝你幸福。”

他平静下来后如是说到。

伊万又跟他嘀咕了两句,至于说的什么王耀是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听进去。只见着伊万嘴巴一张一合,最后叹了口气问他“你会来的是吧?”

王耀木然的点点头,之后合上笔记本说“我先走了,过两天我去机场再给你打电话。”结果还没等出门就被哆哆嗦嗦地给冻回来了。

外面的北风嘶吼着刮过来,吹得窗户直响。大片的雪花卷在风里,像是下了雾霾似的,啥都看不着。

伊万说这两天下暴风雪,还是别出去的好。

王耀心里偷着乐,拿出刚收起来的笔记本,靠着伊万继续写他的稿子。伊万伸出一只手圈住他的腰。

“小耀你写什么呢?”

“新闻稿。”

“当记者不累吗,天天跑来跑去的还要写稿子。”

“我喜欢真实。”

有首歌唱的好啊“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王耀从来不相信白雪公主能把那一口毒苹果吐出来,什么爱情能拯救一切。他只觉得爱情能毁了一切。

比如说五天之后两人被暴风雪困在屋子里,食物告罄。

王耀把手上的饼干掰成两半,把其中一半恶狠狠的塞进伊万嘴里。看着他嚼了嚼之后咽下去才转过头,嘟囔着:爱上你真是我这辈子倒的最大的霉。

这是两人分手后王耀第一次承认爱他。因为他觉得,说不定他们俩就这么饿死了。

伊万抓住王耀的胳膊一拉,他就整个栽倒在伊万怀里。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长时间。结束之后伊万仔细端详起王耀的脸来,瞅了挺长时间,良久,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垫了下巴?”

王耀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说“屁叻,女人的事儿我可不干。”

伊万在他面颊上落下一个吻,说没想到你也能长成现在这幅模样。

王耀问他“什么?好看了还是丑了?”

“好看了”他回答到。

“是吗?我也没想到。”

我如今能变成这副模样。

伊万愣了两秒,拉了一床棉被披在王耀身上,要送他去机场。

王耀不同意,说这样的天气出了事儿怎么办?多危险。

“你愿意跟我死在一起吗。”伊万反问他。

他用了五秒钟思考后,裹紧被子,手里攥着一袋小饼干跟着伊万去了机场。虽然说下了暴风雪,但俄/罗/斯的航空公司却彪悍的异于常人,飞机照飞不误。伊万匆匆忙忙的给他买好了机票送他上飞机,两人连最后的什么客套话也没说,想流的眼泪都没流就这样道别了。王耀站在登机口前面的时候对着伊万的背影大喊“你他妈的不要结婚啊!”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等飞机起飞时,王耀才发现他的手里还拿着那袋小饼干。他启唇想向空姐要杯热水,结果到嘴边的话全成了无法抑制的大哭。

他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悬在天上不断盘旋,最终还是没有降落的地方。

4

伊万婚礼那天王耀还是没敢去,他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坐在写着“新郎亲友”的那一桌上吃饭时会抱着哪种心态。

所以他为此特地挑了一份谁都不愿意接的战地采访任务。

然后差点英勇就义,客死他乡。

电视台要玩给王耀放一个星期的假期做精神补偿,但前提是——扣工资。王耀在心里默默问候了一下上司后,笑了笑说不用了,没事儿。然后又投身到无边无际的采访里。

他再次遇见伊万,是在一个发布会的晚宴上。

伊万的事业恢复了起来,神情也变回了神采奕奕。伊万骨子里就是个商人,天生的,还不想丢掉天赋。于是他做什么都要计算一番,爱情也是。他明白要在爱情里用什么去置换什么。

看着伊万在人群中望着他的眼睛。手里托着盛满香槟高脚杯,浅笑着。

王耀呢?还是心动的不行。他甚至都快忘了伊万的胳膊正被他的太太挽着。

宴会结束后,两个人开始聊天忆往昔,谈到圆周率的时候被伊万驳回说“那不是圆周率,那是根号三。”王耀咂嘴说差不多。

他问王耀“你想听?我背给你怎样?”

王耀摆手说“不用了,不想听。”

他其实挺想知道伊万是怎么把那一串毫无逻辑的数字背下来的,但他不想听,因为那是背给那群傻姑娘的。一他不傻,二他不是姑娘,听这干嘛?

“你说你都结婚了,怎么还能想起我?,”王耀问他。

伊万说“我对她只有好感而已。”

王耀又问:那,我呢?

伊万把他拉向自己,贴在他耳边说“爱。”

5

有一次王耀出差回到北/京之后,没马上回家,而是背着一堆不轻的摄影器材逛起了夜市。有个地摊弄什么清仓甩卖。劣质音响里放着流行歌曲,整条街都听得见,倒也撕心裂肺。然后他发现一件特别操蛋的事情:这么多年,清仓价格都从一块涨到了十块,而他却还是一点儿没有长进,依然保持着那份喜欢。

他女朋友接到他的电话后过来,见他在路口发呆,便主动上去帮他分担一些比较轻的东西——其实王耀有女朋友。人不错,长得不赖,还端庄贤惠。

王耀问他她说“你知不知道我喜欢医院?”

她愣了一下,笑着摇头说不知道。

王耀有些着急了,说“可我还是喜欢医院啊!”

他突然觉得这个女朋友一点儿都不了解他,还是快点儿分手好。

后来他们就结婚了。

这还得感谢伊万。

2012年出现世界末日的谣言,伊万邀请王耀跟他去看演唱会。王耀乐了:那种毫无科学根据的谣言你也信?

“万一是真的呢?能和你一起去看一场演唱会也算死而无憾。”

王耀想了想,答应了,两人还特地跑到外地去。就为了一些扬扬洒洒飘荡在岁月里的老歌。一路车窗大开着,冷风呼呼的灌了一车,在高速上飞驰而过。

俩人一起唱着歌,唱着以前伊万给他唱过的,每一首跑了调的老情歌。

以前伊万经常跟王耀去他学校旁边的公园弹吉他,还特意挑在太阳快落山时的那个人工湖边去弹,听伊万说,这样很浪漫。

王耀还记得两人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偷偷躲在树后面听伊万弹吉他,结果因为一脚踩到矿泉水瓶被伊万发现。

不过伊万并没有生气,而是邀请王耀陪他看日落。期间,伊万弹着吉他给王耀唱了一首歌。

据王耀后来回忆,这是伊万唯一一首没唱跑调的歌。

王耀没告诉伊万,如果他当时再唱一句什么“耶,咿哦,噢耶”,那他或许就能鼓起勇气拉住他的手了。

那样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6

两人遇上了世纪大堵车。

整个儿快速干道上堵的一塌糊涂,根本不动地方。

伊万跟王耀说“下车走走?还没走过高速。”王耀回答好。两人走着走着,伊万随口就说出来:“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她吗?上高中时举办舞会,我第一个牵到的女生就是她,以后的什么打架都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

王耀“哼”了一声,心里想着: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这个大傻x。

那场演唱会两人谁都没看成,听到伊万的太太过来接他,王耀就马上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

伊万没追他,只是在他身后大喊着“1.7320508075689……”

王耀一边乐一边向相反的方向快步走着,直到再也听不见伊万的声音,才放慢了速度。

他明白伊万背根号三不代表爱,也不代表不爱,只代表他会背根号三。

王耀曾经无数次说过要与伊万老死不相往来,然后又无数次的反悔。所以每当他动摇的时候,他就会写一段故事给这个心碎的半圆。

故事的开头这样写到:王耀是Stand by,随时准备爱你。

伊万呢?是Neverland,永远长不大的男孩儿。

王耀蹲在高速上冻得手脚发僵,几小时后,终于等来了接他的女朋友,他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抱在怀里,说“我们结婚吧。”

7

大概等到三点多,王耀已经躺在休息椅上睡着了,吊瓶里的药只剩下了一瓶底。

护士把他叫醒,帮他拔掉了针头。还告诉他“你说长得帅的那个,母子平安。”

王耀还处在刚睡醒的半昏迷状态。就只点了点头,然后穿上外套走了。

直到走出医院的大门,迎面吹来的冷空气才使他彻底清醒过来——不管是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的。

他开着车,敞着窗户在空旷的马路上飞驰着。他以前听说过“北风像刀子一样的刮在脸上”的比喻,但是他却不觉得有那么夸张。

直到今天他才体验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形象生动。

冷啊,能他妈有多冷?

他开到那个公园,才发现原来的人工湖已经被填上了,换成了一个大广场。

广场上的地砖反射着路灯的光亮,王耀就停在那里发呆,一直到太阳升起来,公园旁边的早市开业。

中间他妻子给他打了好多个电话,震的他的手机只剩14%的电的时候才接。

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对着手机那头说“还是离婚吧。”

王耀认为生命就是一个沙漏中的沙子,本来好好的向下流,结果却偏偏碰上了卡在中间的石子。任他霸道的横在那里,时间流过,带来了抹不去的伤疤和冷漠。关于变老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真的。

只是,

我们再也不会长大了。

——————FIN——————

评论(2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