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十⭕

众神已死,无人救赎。

【岱十出品】脱出world『上』

☆无异能设定

☆私设如山……

————STR————

仙后座号列车平稳的在轨道上行驶,车厢外一片漆黑,夜幕中铺陈着星河,真漂亮。床铺边儿的灯开着,芥川龙之介能看见窗外的树木,低矮的房屋从自己脸上划过去。
现在是凌晨一点零五,火车的目的地是东京上野。上一站停靠的时候,隔壁车厢拉走了一个心脏病突发的乘客。目前距离到达时间还有八个小时零二十分钟,车里很冷,芥川失眠了。
他打个哈欠,冷空气入喉反倒更精神。别的铺位都传来细微的鼾声,可芥川睡不着,漫漫长夜又无从消遣。他无奈的摸索着,披起黑色风衣,站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出隔间。
隔间外的空气清新冰凉,带着点儿秋末的霜味儿。吸烟室设置车厢尾端,旁边就是厕所。芥川本以为这个时间不会有人的。由于他身体的原因不适合闻烟味儿,一旦有人抽烟,他就会躲远。吸烟室里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右手用力摇晃打火机。打火机被他摁的咔咔作响,但依旧是不肯跳出一丝火苗。
男人把滤嘴已经咬的烂掉的香烟掐在两指中间,无精打采的抬头。
然后两个人的视线就撞上了,男人看见芥川有如看见救命稻草,猛的推开吸烟室的玻璃门,笑盈盈的看着他。
“您有打火机吗,我的没气儿了。”
他在芥川眼前晃了晃那个普通的蓝色打火机,接着毫无留恋的扔进垃圾桶。
龙之介上下扫他一眼,坚定的摇头。
“抱歉,我不……”
芥川本打算说完就离开的,但变化太大太快。陌生男人的脸突兀的在眼前放大无数倍,双唇触碰柔软微凉,舔舐纠缠宛若生死,一只手托住自己的背,贴心又舒适。
——他睫毛挺长的。
大脑当机的芥川得出了条屁用没有的结论。吻了有十秒,他才反应过来究竟怎么了。一记猛拳结结实实揍在男人肚子上,他也不管什么睫毛不睫毛的了。
“哇,好痛好痛……”男人捂着腹部背靠墙,即使挨了打,面上的表情还依旧是笑着的。
龙之介扯住袖子胡乱的抹着嘴唇,呸了两下,而后转身闪进厕所不断冲洗,直到他觉得干净了才停。
水龙头关闭,芥川甩着手上的水珠走出来,那个男人竟还站在厕所外,显然是在等他。他死死的蹙眉,强忍着再来一拳糊在那张欠揍笑脸上的冲动,字正腔圆的质问。
“你为什么吻我?”
“我叫太宰治,和我接吻不需要理由”男人双眉一挑举起右手食指,理所当然的说着,语速稍快感情饱满。轻佻,不失优雅。
芥川显然不能接受被一个陌生男人强吻的事实,他需要知道个所以然出来。对方的答复在他看来敷衍又没有逻辑,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我们认识?”
“不认识,但现在认识了。”太宰治把双手插进衣兜摇摇晃晃,衣摆扇呼扇呼带过清爽的风。
“明早火车就到目的地了,回去睡一觉吧。醒了跟我走。”
太宰治又一次用了理所当然的语气,芥川张嘴就想义正言辞的拒绝,可抬头正碰上鸢色的眸子,里面尽是期待和诱惑,他咽了口唾沫,低声问着。
“……去哪儿。”
“带你去玩儿,当我男朋友。反正你是出逃来的,到了上野也没地方去。”
“……我是不是出逃来的跟你有关系吗。”
男人一语戳中芥川痛楚,他噎了半秒,狠狠瞪了太宰一眼。对方不吃这套,两肩无所谓的耸了耸,莞尔对着他笑的水灵灵。
神经病。
芥川转身就走了,回到隔间一刻都没停的钻进被里。大脑过载需要休息,失眠的问题得以解决,昏昏沉沉便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正好八点整,芥川是看手机知道的。坐起来后有些头晕,他扶着额头缓了一会儿,然后发现铺位的尾端坐着个人。
来不及多想,芥川一脚把那人踹了下去。
床下传来一声哀嚎,太宰治揉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我就是想叫你起床而已啦,马上就到站了你东西还没收拾吧。还没问你的名字呢,我不是说你要跟我走了嘛,互相了解一下比较好吧。”
“鄙姓芥川,名龙之介。你可以走了。”
“别这样呀。”太宰手脚麻利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芥川懒得搭理他,把行李箱从床底下拽出来,往太宰面前一立。
“不用收拾,我就这一件行李。”
说完他就推着箱子走了,太宰慢悠悠的跟在他后边,芥川一连穿过三节车厢,他还是跟着。步履轻巧,有时还蹦哒两下,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简直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最后芥川放弃了甩开太宰的想法,把拉杆一收,坐在行李箱上看火车门外掠过的楼影。太宰治也停下脚步,面对着他绕起双臂,后背倚靠冰凉的铁墙。
列车缓缓驶进上野站,站台工作人员刚打开门,芥川就被后面拥挤的人群推了出去。跟着被推出来的还有太宰治,他趔趄一下,站稳在芥川面前。
硬要说实话,芥川龙之介对这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也不是抱有完全的敌意。被强吻的事情暂且不提,他身上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息,像是……老师?反正就是这样的一类人。芥川没有喜欢挖苦别人的性格,他并不想对太宰说什么过于尖酸刻薄的话。但一开口就不一样了,本就不善言辞,再加上……
芥川实在是在语言上对他友好不起来。
“你第一次来东京吗?”太宰盯着东张西望的龙之介,一手勾住他的肩膀。
芥川用力点点头,然后又摇头。
“没仔细走过,只在银座呆了一个星期。”
“正好,既然你除了银座都不熟悉,那我带你去下北泽怎么样?年轻人都喜欢那里。”
这话听起来像是询问芥川的意见,但事实根本就轮不上他发表观点。说话的空档儿,太宰治就已经拽着他往电车站去了。半个小时后他俩一同坐在下北泽的某个咖啡厅里,早上的咖啡厅很挤,大多数是来吃早餐的上班族。太宰手里捧着加了好多牛奶和糖的热咖啡,面前的盘子里摆着只咬了两口就被冷落了的三明治。
“咖啡很好喝,但是这三明治是真的不怎么样啊。吐司干巴巴的,火腿的味道……奇怪。”
太宰治伸手戳了戳干硬的玉米吐司外壳,脸上尽是嫌弃的神情。芥川到不太介意三明治的味道,一言不发的吃掉了自己的那份。最后还中规中矩的合上手掌,小声说着“多谢款待”。
“接下来去哪里呢?”太宰打个哈欠,一手拄着头,一手拿着木头做的搅拌棒,在咖啡里搅出一个小漩涡。“啊,这样吧!我带你去兜风!”
直到芥川看到那辆黑色机车之前,他都没太在意太宰说的“兜风”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最后他被安排坐在机车后座,头上戴着个非常难看的红色头盔。鬓角的两绺头发卡在外头,在风里愉快的翻飞。机车穿过闹市,引擎发作嗡嗡轰鸣,排气管里喷出淡灰色的尾气,全是汽油的味道。
深秋的太阳口脂一样的红,照在身上却没温度。芥川两手死死抓着太宰治的衣摆,指尖冻的发红僵硬,呼啸而过的冷风打透了风衣,缠在皮肤上凉飕飕。
“怎么样!!!!!!!”太宰治大喊着,声音穿过头盔和极速掠过的空气,雾一样钻进龙之介的耳朵里。
“你这摩托骑的太快了!!!!!一会儿会有交警!!!!!!!”芥川无比诚实正直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果不其然,没过几分钟,两人就听见身后有嘶吼的警笛成3D环绕立体声响着。
“你真是个一点儿都不可爱的孩子啊。”
语调抑扬顿挫,一点儿都听不出来太宰有紧张或是害怕的情绪,到是兴奋占了上风。黑色机车前部微扬,前轮离开地面,后轮在马路上蹭出深色的痕迹,摩擦的尖锐噪音宛若马啼,机车速度加至最快,如同子弹从枪膛射出。
芥川感觉自己差点儿被甩出去,本来抓着太宰的衣摆,这下只能结结实实的抱紧他的腰,弓着背猫在他背后。

真是上了贼船了。
芥川面无表情的默默想。

————TBC——————

大家好这儿是阿兰二世!!!这篇……是不好好工作写企划,拖稿期间的摸鱼产物【面壁】
义正言辞的不工作x
总之全篇都短小,脑洞清奇xxx
谢谢支持我的大宝贝们♡
mua你们♡

评论(2)

热度(16)